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某人的流水账簿

好久没记账,业务已经相当生疏

 
 
 

日志

 
 

[转贴]关于谢丫的《关于尿冲屎渍》  

2006-12-14 20:07:43|  分类: 谈屎论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某人按:天下第一养猪专业户看了我的《关于尿冲屎渍》之后有感而发,特作下文与我共同探讨这个严肃的、深沉的、前瞻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伟大课题。我很高兴,并希望有其它朋友也能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下面请欣赏:

谢丫写了个“关于尿冲屎渍”的小段子,据说是受了众人鄙视的。我看了之后倒是没有受到太大的精神上的冲击,甚至觉得没有什么变态之处,因为我早就想写一篇关于此的文章了,可惜一直因为国事繁忙,日理万机以致自己倒一直没有开垦这块地皮。

当然,现在也只是随便写下,因为如果真要写的话没有万把字是拿不下来的,毕竟也算个文化人,不能输给那个白丁。

记得有个典故,似乎是有人问佛是什么?回答曰:干屎橛。以前的中国人是没有卫生纸的,括约肌运动完之后大致是随便拾取些木板,瓦块之类解决善后的,当然,这个善后是指处理自己的身体而不是处理那些黄澄澄的东西。其实一想便知,木板砖块是断然不能处理干净的,行走之时难免会有渣滓滑落而下,有人吃过“掉渣烧饼”么,没错,就是掉渣,会两股战战么?或许吧。干屎橛是印度传过来的,好似印度人现在也随着时代的进化抛弃了干屎橛这种工具,直接利用长在身体上的左手蘸水清理善后,我不禁又想问:有人吃过印度人做的印度抛饼吗?他一只右手是转不起来的...我吃过抛饼,幸好是中国人做的-_-

好久没有享受那种“尿冲屎渍”的乐趣了,因为在自己家的厕所在括约肌做完它的伸展运动之后身体里面也大致没什么充分的可以用来荡涤那些痕迹的水流了,最多也只是象征性的空中落体几滴以证明在这个时刻我们已经取得了当天的阶段性成果。而在公厕里面,面对的要不是那种干净的一尘不染据说可以达到给人趴上去直接喝水程度的雪白雪白的陶瓷,要不就是那种五谷轮回之物已经堆积的小山一般的惨烈情景。对于后者,我是断然不敢愚公移山的,不用说我不可能制造那种只有高压水枪才能冲走的压力,就算我有那种压力,我敢吗?一想起那种类似神舟火箭上天的情况我就不寒而栗。

其实真要“尿冲屎渍”的话,前提是很多的,我甚至想到了袁一达先生(暨南大学珠海学院一名教马哲等政治课程的男性老师)所教授的哲学上的辩证法之类的。当然我学的不甚精,几乎忘光,腆颜将这个“尿冲屎渍”的事实用马哲原理分析的话心有余而力不足。可是我却明白,如果没有五谷轮回之物的存在,即便真的是高压水枪到来,仍然是冲无所冲。五谷轮回物的存在是那句短语发生的前提之一。而如果细分的话,学过医学的人应该知道其实虽然都是人体工厂制造出来的废物但是根据它的形状,颜色,粘稠度等等又会不同。既然有“屎渍”则说明粘稠度比较大,粘连性比较好(当然,至于是否能粘稠到可以做万能胶用也是仁智互见的有待将来某位仁兄细心研究,废物利用也不愧为一件喜事。),不是一般俗人可以排的出来的,必是高人所遗。以下省略约8999字(没办法,我这个人向来很严谨),因为我说过不详述了。

2月前驾临广州时因饮酒过量遍觅厕所未见遂于路边一人稀车少之草坪做水龙吟,此为一憾事,无物可冲,只为青草施肥耳~

呜呼,久矣,吾未“尿冲屎渍”!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u/4ba7d0dc010005ym

  评论这张
 
阅读(61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