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某人的流水账簿

好久没记账,业务已经相当生疏

 
 
 

日志

 
 

关注记者被索赔3000万事件  

2006-09-02 01:31:57|  分类: 一双冷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注记者被索赔3000万事件
背景:
    因被媒体报道非法用工,台资企业富士康旗下鸿富锦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以名誉侵权为由,起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翁宝、王佑,共索赔3000万元。本周早些时候,被推上被告席的两名当事人向本报披露此事,并称其资产已从7月13日被冻结。
昨天该事件又出现了戏剧性变化,原告将诉讼标的由3000万改为1元象征性索赔,富士康向深圳中院申请解除对记者财产的冻结,同时又将《第一财经日报》报社列为共同被告。
==========================
    这几天富士康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像“馒头血案”相似的是媒体和大众舆论几乎都一边倒的倾向于被告。
    这个消息真是让我又好气又好笑。媒介曝光黑心企业是事情见得多了,但企业状告媒介诽谤的却很少,而直接状告记者索赔天价的更是绝无仅有。
    我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部专门的或者单行的新闻出版法,一方面媒介的报道得不到有效规范(如大肆报道李亚鹏王菲小女兔唇事件),另一方面媒介新闻自由权利得不到保证(这种例子举不胜举)。新闻自由涉及到的领域很多,但它的核心是维护公众的知情权和社会公共利益。任何新闻报道,只要遵照这个原则,都应该得到法律的保护。
    在前一阵的兔唇事件中,部分媒介表现得很龌龊。虽然明星作为公众人物享受了普通人无法享受的利益,相应的也要承受某些权利被淡化的风险,但是由于涉及到保护隐私和未成年人利益以及大多数公众可接受程度,媒体不应该在这个事件上大肆渲染。
    媒体履行从事新闻活动的社会职能,并且通过自由的新闻活动实现其道德威望和商业利益。在富士康事件中,由于企业有可能存在损害员工利益的事实,出于从业者的良知和社会责任心,媒体有权利也有义务对事件进行报道。媒体对涉及公共利益的问题进行报道不应受到禁止,即使在报道中存在不准确的说法,只要原告不能证明被告确实存在侵权恶意,就不应该追究责任。
    该事件引人关注的另一个焦点是原告告的是两名记者而不是媒体。根据民法原理,记者采访报道的行为属于职务行为,要告只能告媒体而不应该告记者。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早在1993年发出的《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说:“因新闻报道或其他作品发生的名誉权纠纷,应根据原告的起诉确定被告。只诉作者的,列作者为被告;只诉新闻出版单位的,列新闻出版单位为被告;对作者和新闻出版单位都提起诉讼的,将作者和新闻出版单位均列为被告,但作者与新闻出版单位为隶属关系,作品系作者履行职务所形成的,只列单位为被告。”因此富士康单列记者为被告是合法的。但是实际上这个司法解释是非常混帐的,徐迅雷对此做了分析评论。
    由于资料欠缺和时间关系,我现在无法对该事件做太多分析和评价,但作为一个热爱法学和新闻学的公民,我将继续密切关注此事件。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